論壇   社會縱橫   母親懷疑孩子遭第三者虐待致死 一歲女童“離奇”死亡的背后
返回社會縱橫
發新帖 回復
查看: 767|回復: 0

母親懷疑孩子遭第三者虐待致死 一歲女童“離奇”死亡的背后

[復制鏈接]
樓主

2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0939

熱心會員推廣達人宣傳達人灌水之王突出貢獻優秀版主榮譽管理論壇元老最佳新人

QQ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5 天前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2018年8月1日早上7點,一歲半的女童鄧子琳在南寧市第二人民醫院的病房里,停止了呼吸。
2018年7月30日中午,鄧子琳因頭部受傷被送到醫院搶救,彼時已無生命體征。
廣西金桂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尸檢報告上顯示,子琳的死亡原因為特急性特重型顱腦損傷,軀干、四肢及指尖等部位發現30處針孔,頭面部有8處淤青和陳舊性傷口。警方通報稱,這些針孔系在醫院搶救期間留下。
鄧子琳的母親鄧麗紅告訴紅星新聞,子琳死亡前,是交由丈夫的出軌對象、同居女友陸海(化名)單獨照料。孩子出事后,是由陸海將其送往醫院。鄧麗紅說,陸海有兩次單獨看護鄧子琳的經歷。2018年3月,陸海看護鄧子琳期間,孩子也曾出現意外被送往醫院,根據鄧麗紅提供的南寧市第二人民醫院入院記錄,紅星新聞記者看到,鄧子琳右股骨中斷骨折。
失去孩子的鄧麗紅選擇了報警。2018年9月10日,南寧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書”。
2019年5月31日上午,南寧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刑偵隊工作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我們只是作為執行機關,通報依據是檢察院定的。”該工作人員解釋,2018年鄧子琳一案做出不予立案的決定不是刑偵隊決定,是檢察院。
鄧麗紅與丈夫鄧亮(化名)目前在起訴離婚階段,夫妻二人還有一個4歲的大女兒。就大女兒的撫養權,夫妻二人一直在爭奪。
女童離奇死亡
丈夫出軌對象照料期間“滑倒致死”
尸檢發現身上30處針孔
鄧麗紅今年28歲,是兩個女孩的母親。2016年鄧麗紅懷二胎鄧子琳期間,發現丈夫鄧亮與時任廣西南寧某按摩店技師陸海有染。子琳8個月大時,生父鄧亮搬了出去,夫妻分居。
子琳出事地點,是在廣西南寧江南區某出租屋內,這是生父鄧亮與其出軌對象陸海的同居住處。
鄧麗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鄧亮搬走后,沒有工作的她斷了生活來源,不得不將兩個孩子都交由孩子的爺爺奶奶照顧,自己出去打工掙錢,周末去探望孩子。目前她在南寧市崇左區一宵夜幫工,從深夜工作至凌晨。
2018年7月中旬,孩子奶奶外出一段時間,無法照顧兩個孩子,便將3歲的長女交由孩子的外婆照料,且未經鄧麗紅知曉,私下通知陸海,讓她接走了次女鄧子琳。
↑子琳(右)和姐姐
2018年7月30日晚7點半,鄧麗紅接到丈夫的電話,“鄧子琳正在醫院搶救,快不行了,需要簽病危通知書,你趕緊過來。”電話那頭的鄧麗紅懵了,飛奔到南寧市第二人民醫院。鄧麗紅得知,孩子出事時,是陸海一人在看管,陸海描述,當時鄧子琳滑倒在自己遺留于地板上的尿液上,導致摔傷了頭部。鄧麗紅告訴紅星新聞,到了醫院她看到,女兒鄧子琳戴著呼吸機,她發現女兒額頭三處傷,眼角和眼下也分別有傷痕。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鄧麗紅回憶,簽完病危通知書后不久,孩子生父鄧亮就離開了,“把還在搶救的女兒留給我一個人來守著,當晚小孩心跳停止,搶救了好幾次。”第二天一早,醫院一位參與鄧子琳搶救的醫療工作者來查房時,將鄧麗紅悄悄拉到一邊告訴她,以自己的醫療經驗看來,一歲半的孩子,無論身高體重,摔跤都不足以造成這種不可挽救的局面,事有蹊蹺,建議鄧麗紅報警。報警后,南寧市福建園派出所警察趕到醫院。
2018年8月1日早上7點,一歲半的鄧子琳停止了呼吸。
南寧市第二人民醫院出具的死亡記錄上顯示,診斷發現除腦部重度損傷,鄧子琳還有肺出血和貧血等癥狀。鄧麗紅將孩子的遺體送去做了尸檢。
↑醫院出具的死亡記錄(注:陸海送鄧子琳到醫院時候,將名字錯寫為“鄧仔琳”)
廣西金桂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尸檢報告上顯示,子琳的死亡原因為特急性特重型顱腦損傷,軀干、四肢及指尖等部位發現30處針孔。且尸檢發現子琳生前患上肺炎,報告上寫著:“肺部炎癥并出血可以促進或加速其死亡。”
“我問孩子父親,肺炎是怎么回事,他說是孩子感冒造成的,而孩子奶奶告訴我,‘小三’接走孩子時,孩子很健康,并沒有出現感冒或者貧血。”鄧麗紅不知道,健康活潑的孩子,究竟是什么時候患上了肺炎和貧血。
蹊蹺的巧合
她兩次與女童獨處
一次骨折另一次死亡
鄧子琳死后,鄧麗紅越發覺得事有蹊蹺,她想起5個月前,鄧子琳也曾被生父接到與陸海同居的出租屋內,“那是‘小三’第一次帶孩子,在與孩子相處一周左右后,孩子因為骨折被送往了醫院。”
在警方做筆錄期間,鄧亮承認,孩子兩次出事期間,都是陸海單獨與孩子相處。
根據鄧麗紅提供的南寧第二人民醫院開具的出院記錄,紅星新聞看到,18年3月29日,鄧子琳入院,被診斷為右股骨中斷骨折,右側小腿出現數個小水泡,同年4月10日出院。“孩子第一次受傷時,醫院檢查發現孩子腿上還有水泡,這些水泡是哪里來的?”
↑醫院開具的出院記錄
鄧麗紅回憶,孩子第一次骨折時,她曾想到了報警,但在派出所里坐了許久無人接警,她無奈走開。當時,鄧麗紅被告知,孩子的骨折原因,是 “從沙發上摔下來”。子琳出院以后,繼續由奶奶帶回家照顧。鄧麗紅告訴紅星新聞,她回去看望女兒的時候,曾問大女兒,“去爸爸那里好玩嗎?”大女兒回答,不好玩,因為“豆豆媽媽(即陸海)打我屁股疼,把我關在廁所,衣服濕濕。媽媽,我不要去爸爸那里了。”
鄧麗紅說自己曾就此去問生父鄧亮,他告訴鄧麗紅,“小孩子說的話不能信。”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鄧子琳的尸檢報告出來后,鄧麗紅曾找到南寧第二人民醫院參與子琳搶救的兩位醫務工作者,對照尸檢報告中出現的針孔進行了咨詢,兩位醫務工作者告訴鄧麗紅,尸檢報告上,孩子手指指腹、頭部等針孔,是在醫療搶救過程中留下的,但明確否認了孩子遺體上左腳腳底和右大腿上的傷口,系搶救時留下的。
鄧麗紅回憶起在醫院搶救室第一眼看到女兒時,面部有傷口和淤青,“當時我因為太過傷心,沒有想起拍照留存證據,可是后來警方趕到時,為什么也沒有拍照存證?”
在孩子去世后,鄧麗紅將院方明確過的治療創口,和尸檢報告上顯示的子琳遺體上的創口對比,“排除搶救和之前治療骨折以外的傷痕,子琳身上非治療造成的傷口,總共有11處,這些傷口,到底是哪里來的?”
針孔謎團
女童母親:警方曾從“小三”家搜出繡花針
醫院:多數針孔系搶救時留下
南寧市第二人民醫院創傷手外科一位醫生在事發后,曾參與了配合警方調查的工作,他告訴紅星新聞,對于鄧子琳身上出現的多處針孔,醫生們認為是在搶救期間,穿刺股溝置管時留下,而肘窩、手腕等處針孔也可能是做靜脈輸液等治療時遺留。
“我個人認為這些部位針孔是虐待留下的可能性不大,因為這幾個部位是在救護時比較常用的部位,如果是非專業人員(扎針)的話,針孔可能不會集中在這些地方。”該醫生說。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對于鄧子琳摔倒致死這一說法,這名醫生稱,通常來講正常摔倒是不會這么嚴重的,“以小孩的身高體重產生的勢能也就那么大,所以很難判斷(子琳的死亡)是否系摔跤所致,但也不否認有個例的存在。”但該醫生提到,鄧子琳顱腦損傷,存在對沖傷,“就是摔到頭部前側后部也有損傷,形成加速損傷。”但對于子琳腦部的嚴重傷害,到底是由鈍器打擊造成還是摔倒導致,該醫生稱,應交由法醫來判斷。
鄧麗紅說,她在警方的現場勘察報告中看到,警方在事發后曾從陸海租住房屋出搜出多根繡花針,“我想知道這些繡花針和我孩子身上的針孔,有沒有關聯。”
至于孩子第一次由陸海看護期間骨折時,其腿上出現的水泡,該醫生說不排除水泡是骨折造成的。紅星新聞就此向一名醫療從業者求證,對方稱骨折確有造成身體水泡的可能性。
“扭曲”的親子關系
女童生父拒絕回應
公安出具“不予立案”通知
2018年9月10日,南寧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書”,上面寫著:“我局經審查認為暫不存在違法犯罪事實。”同月,鄧麗紅向江南分局再次提交了刑事復議申請;同年10月16日,江南分局維持不予立案決定。
2018年11月9日,江南分局發布通報稱,鄧子琳身上出現的淤青、針眼等痕跡,系當時搶救和前期治療腿部骨折時遺留的痕跡,暫不存在違法犯罪事實。
↑警方通報
2019年4月19日,南寧市人民檢察院出具了一份答復函,上面寫著:“經查,目前沒有證據能夠證實鄧子琳的死亡結果在主觀上存在過失,也沒有證據證實鄧亮對鄧子琳實施了虐待、遺棄行為,該案不符合立案監督條件。”之后,鄧麗紅向江南分局刑偵綜合大隊提出了進行死亡事件現場實驗要求,4月25日收到該單位實驗無法進行的答復。
5月30日,鄧子琳生父鄧亮告訴紅星新聞,他正在尋找“對案件有利”的證據。關于事件發生的原因及細節,鄧亮沒有做出回應。紅星新聞記者多次撥打電話,鄧亮均以工作忙掛斷電話。
5月31日上午,南寧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刑偵隊工作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我們只是作為執行機關,通報依據是檢察院定的。”該工作人員解釋,2018年鄧子琳一案做出不予立案的決定不是刑偵隊決定,是檢察院。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同日下午,南寧市人民檢察院控申部工作人員向紅星新聞解釋,“最后的決定是經過我們辦案部門審查后,根據現有證據來做出的。”工作人員說不予立案答復函是辦案部門復查之后,對南寧市江南區公安局的不立案做出的答復。在整個流程中,檢察院會根據現有證據審查,有尸檢報告也會看,“但是就我們現在來說,一般是有比較充分的證據,我們才決定是否立案。如果家屬不服決定,可以繼續向上級走,去申訴。”
對于這樣的結果,鄧麗紅說自己無法接受,她說孩子的尸檢報告上還提到過,遺體上發現多處陳舊性傷痕,“如果說孩子身上的淤青、針眼是搶救時留下,那尸檢報告中提到的陳舊性傷痕是怎么回事呢?”
此外,鄧麗紅還保存著一段與陸海的錄音,鄧麗紅說,子琳第一次骨折住院期間,陸海曾主動給她打電話,“但電話里她什么也不說,我只聽到大女兒的哭聲,我懷疑她是不是故意打來讓我聽大女兒的哭聲。”
當事人律師
所有的“虐童案”都有共性
此案仍存有關鍵疑點
2019年5月底,鄧麗紅聘請女性和兒童權益保護律師萬淼焱成為其代理人,萬淼焱告訴紅星新聞,“幼兒把搞到面目青紫、摔成骨折、摔成顱腦損傷,在現實中并非不可能,但都是極低概率事件。一連串的極低概率事件都發生陸海單獨照看之下,是否一定蘊含著某種必然。”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萬淼焱認為,《法醫學鑒定意見書》僅能確定小子琳的死因是特急性特重型顱腦損傷,也能明確小子琳身上有多處陳舊傷,但無法確定是自傷還是他傷。她分析,“子琳7月30日送到醫院搶救,8月1日醫學死亡,8月3日尸檢,搶救形成的損傷不可能性狀改變成陳舊傷。而孩子奶奶與鄧麗紅的通話錄音、子琳端午節的照片,已經證明頭面部的陳舊性淤傷是在陸海照看期間形成。”
萬淼焱分析,江南區公安分局不予刑事立案的原因,是鄧亮和陸海否認虐待孩子而且沒有潛逃,陸海歐的手機聊天記錄中,沒有發現對小子琳仇視、嫌棄的內容,也沒有出租屋鄰居看到或者聽到過子琳因受虐待而哭鬧。
“而四歲大女兒提出的曾被陸海毆打,卻被警方認為缺乏作證能力而不予采信。”萬淼焱說,在我國刑事訴訟中,凡是知道案件情況的人,都有作證的義務。“我國并沒有禁止兒童作證,只是要求其證言要與感知能力相適應。四歲大的孩子,對于是否被打、痛不痛是有辨別和感知能力的。”因此,萬淼焱認為鄧麗紅4歲的大女兒所說的話,是可以成為證言的。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萬淼焱認為,警方偵查過程中對關鍵點有所忽視,“既然已從陸海出租屋內查出了繡花針,那是否檢驗過其上面有沒有殘存子琳的血液和DNA?在對陸海歐和鄧亮訊問時,是否采取測謊測試等輔助措施?公安機關是否考慮過由專業機構對子琳的損傷機制進行鑒定?”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萬淼焱說,通過查閱資料,她發現許多“虐童案”都存在共性:1、發案通常較為隱蔽,很少有第三人在場或目擊,嫌疑人往往否認作案。報案者陳述的可靠性往往受到公安機關機關的質疑,導致因無法提供有效證據而認為達不到立案標準而不予及時立案;2、公安機關不主動偵查、搜集證據,或者讓被害兒童及其親屬自己提供或尋找證據,造成案件久拖不決。
“在著名的河南‘情夫虐童案’(即欣怡案)中情夫趙躍飛直到被判處無期徒刑,都沒有承認過虐待小辛怡。而小辛怡母親劉嬌利,也曾否認趙飛躍有虐待行為,在庭審中才良心發現,指認情夫打了孩子。” 而且,小辛怡的母親和情夫在把孩子送到醫院時,也稱是孩子在公園玩耍時不慎跌倒。
“保護兒童和疑罪從無,這兩個刑事司法理念并行不悖,從來不存在孰輕孰重的價值取舍。”萬淼焱說。

返回社會縱橫
發新帖 回復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


北京赛车平推计划 嘉鱼县| 河池市| 鹤壁市| 云安县| 镇雄县| 石嘴山市| 东平县| 苍山县| 安徽省| 鄂州市| 利辛县| 轮台县| 乌兰察布市| 安义县| 石阡县| 习水县| 高平市| 金昌市| 吴桥县| 杭州市| 仁寿县| 泊头市| 沙湾县| 门源| 阿拉善左旗| 阳新县| 克什克腾旗| 兰州市| 资源县| 丽水市| 栾川县| 柯坪县| 宜黄县| 湛江市| 尖扎县| 古蔺县| 临桂县| 营口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