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社會縱橫   河南父子與被拐少女生3孩續:父親涉強奸,兒子被稱精神分裂
返回社會縱橫
發新帖 回復
查看: 691|回復: 0

河南父子與被拐少女生3孩續:父親涉強奸,兒子被稱精神分裂

[復制鏈接]
樓主

2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0939

熱心會員推廣達人宣傳達人灌水之王突出貢獻優秀版主榮譽管理論壇元老最佳新人

QQ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5 天前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小沫(化名)自14歲失蹤后,先后為鄭氏父子生下3個孩子。2018年1月24日,小沫的母親李艾玲(化名)在駐馬店市某小區門外找到了她,失蹤6年后,這個女孩已經精神分裂。

經過親子鑒定,警方確認小沫的大兒子系她與一名60歲男子鄭某敏所生,另有一對雙胞胎確認為小沫與鄭某敏的兒子鄭某牛所生。

近日,小沫的代理律師趙良善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透露該案的最新進展稱,5月27日,公安機關向小沫的家屬宣讀了一份鄭某牛的精神鑒定稱,鄭某牛患有精神分裂,限定刑事責任能力,目前沒有受審能力,但家屬對這份鑒定提出異議,已申請重新鑒定。

趙良善說,案件此前經過一次補充偵查后,警方已經查明鄭某敏于2012年5月前后將小沫誘騙至其家中,安排小沫與其兒子鄭某牛同居,而他又利用小沫智力低下等條件與小沫發生性關系,“截至5月底,檢察院審查起訴期限已到,案件很快將移送法院正式起訴。”

少女被誘騙與一對父子生三個孩子,還曾“墮胎”

李艾玲刑滿釋放并開始尋找女兒小沫時,這名出走時年僅14歲的少女,已經有4年不知所蹤。媒體此前報道,2012年4月底,因哥哥拒絕給小沫零花錢上網,兄妹二人發生爭吵,小沫被打了一巴掌后奪門而出,此后再無音信。

那時,李艾玲正在監獄服刑,小沫的哥哥不敢將小沫失蹤一事告訴母親,直到2016年7月,李艾玲刑滿釋放獲知此事后才報了警。

經過兩年多尋找,2018年1月21日下午,李艾玲在駐馬店市某小區門口貼傳單時無意間看到了小沫,但此時,小沫已認不出她。李艾玲將小沫逼進墻角,反復要求對方認真看看自己的臉。良久,小沫才開口喊了一聲“媽”。

讓李艾玲意外的是,此時的小沫已經是3個孩子的母親,她當即報了警,然而更大的打擊接踵而至。經過親子鑒定,警方確認小沫的大兒子系小沫與當地一名60歲男子鄭某敏所生,另有一對龍鳳胎,系小沫與鄭某敏的兒子鄭某牛所生。

2018年11月21日,駐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以涉嫌強奸罪將鄭某敏刑事拘留。

小沫究竟是如何被帶到鄭某敏家中,之后她與鄭氏父子之間又發生了什么?小沫的代理律師趙良善告訴澎湃新聞,這起案件經過3個多月偵查后,2019年2月1日,公安雪松分局曾形成一份起訴意見書,并將案件移送駐馬店市驛城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趙良善說,2018年1月21日李艾玲找到小沫并報警后,鄭家人對于小沫如何到了鄭家的表述,與小沫最初對媒體的陳述是一致的,稱鄭某敏是在路邊遇到了小沫,用三輪車將她帶回了家,“鄭某敏說,他想讓小沫給他兒子鄭某牛當媳婦,當天晚上就安排二人住在了一起,大約10多天后,大約10多天后,他們帶小沫查她是否有生育能力,結果查出小沫懷孕了,但因為是‘葡萄胎’,她后來在鄭家人帶領下做過一次人流手術。”

在鄭家生活了6年后,小沫不僅為“丈夫”生下了一對龍鳳胎,還為“公公”生了一個兒子。

2019年2月1日,公安雪松分局將這起案件移送駐馬店市驛城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趙良善說,警方經過偵查后認為,鄭某敏將小沫誘騙至其出租屋內,安排小沫與鄭某牛同居,而他自己卻在2014年1月利用小沫智力低下、精神狀態異常等與小沫發生了性關系。

“丈夫”被鑒定患精神分裂,無受審能力

趙良善說,鄭某敏被抓后,面對親子鑒定報告等證據,仍多次否認與小沫發生過性關系,盡管他最終承認部分犯罪事實,但供出的作案時間十分模糊,與小沫大兒子的出生日期也有出入,“公安機關在將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時稱,鄭某敏犯罪情節惡劣且拒不認罪,應當以強奸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小沫的母親李艾玲告訴澎湃新聞,案件移送檢察院起訴后,因鄭家人提出鄭某牛患精神疾病,不具備刑事責任能力等原因,被檢察院退回補充偵查。

5月27日,公安雪松分局辦案民警向李艾玲宣讀了一份河南平原法醫精神病司法鑒定所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其中顯示,鄭某牛在作案時的表現符合精神分裂癥的診斷標準,并得出鑒定意見稱,鄭某牛在作案時患精神分裂癥,限定刑事責任能力;目前患精神分裂癥,暫無受審能力。

趙良善說,針對鄭某牛受否具備刑事責任能力的問題,公安雪松分局在此前還曾委托駐馬店安康法醫精神病司法鑒定所進行過鑒定,鑒定結論為:無精神病,具備完全刑事責任能力。兩份完全相反的鑒定的結論讓小沫的家屬產生了質疑。


趙良善說,2018年1月21日,李艾玲剛找到小沫并報警時,鄭某牛在第一次接受警方詢問時,思維清晰,對民警的提問也能明確回答,所述內容也與其家人說得大致相符。但到了2018年12月21日,公安機關對案件刑事立案后,鄭某牛面對民警訊問時所提出的問題多以“不知道”回答,且不時發笑、摳手指,甚至無法說出自己的出生日期,這與他最初的表現完全不同,“但無論他是否患有精神疾病,他在面對民警時的不同表現,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說明,他并不是一直處于發病狀態,他也有清醒的時候。”

基于以上原因,李艾玲委托趙良善于5月28日向公安機關郵寄了一份重新鑒定申請書。李艾玲說,鄭某牛“作案時的表現符合精神分裂癥的診斷標準”這一結論讓她無法信服,“鄭家人讓他們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了6年,我不相信他每次作案的時候都處于發病期。”

趙良善說,除精神鑒定外,這起案件還有一些疑點待解,“因鄭某敏拒不認罪,他與小沫發生性關系的具體時間和地點,以及二人發生性關系的次數目前仍有待點進一步明確。”
返回社會縱橫
發新帖 回復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


北京赛车平推计划 宜兴市| 汶川县| 奈曼旗| 石屏县| 元朗区| 青岛市| 康乐县| 龙胜| 信阳市| 水城县| 库尔勒市| 象山县| 甘泉县| 凤山市| 襄樊市| 涞源县| 资源县| 阿图什市| 射洪县| 开鲁县| 泸州市| 文化| 桐城市| 恭城| 柞水县| 从江县| 桐庐县| 商南县| 广丰县| 宜都市| 封丘县| 西藏| 亳州市| 商都县| 阿合奇县| 杭锦后旗| 台东县| 舞钢市|